您当前的位置:瘦背瘦腰 正文

仇子明说了什么-沈约瘦腰

来源:瘦腰 编辑:瘦腰 时间:2021-10-13

中国古代五大美男之沈约

沈约(441--513年),字休文,吴兴武康(今浙江德清)人,出身于门阀士族家庭。沈约从少年时代起就很用功读书,白天读的书,夜间一定要温习。他母亲担心他的身体支持不了这样刻苦的学习,常常减少他的灯油,早早撤去供他取暖的火。青年时期的沈约,已经“博通群籍”,写得一手好文章,并且对史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曾帮助梁武帝(仇子明说了什么)萧衍谋划和夺取齐朝,建立梁朝。沈约给武帝连夜草就即位诏书。萧衍认为成就自己帝业的,是沈约和范云两个人。于是沈约被梁武帝萧衍任命做了吏部尚书、尚书仆射等官职,同时分封为‘建昌县侯’,把他的母亲谢氏封为‘建昌国太夫人’。朝廷大员都来祝贺他。

但是,鲜为人知的是中国古代也有四大美男子,他们是潘安,曹植,沈约和

梁国建立的第二年,他的母亲去世,梁武帝亲自上门吊丧,进行慰勉,封赏并挽留他继续工作。沈约不喜欢喝酒,没有什么嗜好,他的地位极端显赫,自己却非常朴素,每次被加官,他总是推辞再三再四……

沈约一直战战兢兢,勤谨为官,还是不能免祸。后来,因为几次谈话不合梁武帝的胃口,梁武帝对他很不满,沈约于是忧惧而死。云散风流随他去,身后百卷由人读。他的背影就是那时代文人的宿命,即便人生这么辉煌精彩,依然只能俯首帖耳做个‘皇家奴’。

南北朝时期沈约笃志好学的故事沈约仇子明说了什么由来

沈约传

沈约是我国南北朝时期武康人,著有《晋书》《宋书》等多部史书,在著作的过程中开创了史书“家传”的先例,是我国南北朝时期颇有成就的史学家;沈约同时也是一位著名的诗人,他开创的试客体裁“永明体”促成了中国诗歌向近体诗的转变。关于沈约的生平事迹,在《沈约传》中有较为清晰的记载。

沈约所著《宋书》

家世渊源

南朝注重门阀,士族子弟享有特权,朝中官职也多被士族子弟垄断,而沈约就出生于江南豪强士族,当时“有江东之豪,莫强周、沈”之说,可见沈氏一族的地位比一般士族更高。沈约的父祖都是南朝宋国的大臣,祖父是宋国的大将军,父亲则是一方太守,因罪被杀,所以沈约虽家世显赫,但自幼孤贫流离。

沈约与梁武帝

梁武帝萧衍在称帝之前也颇爱附庸风雅,经常与一班文士相往来,当时的南齐竟陵王喜欢招揽名士,梁武帝和沈约、谢朓等八人经常出入于竟陵王府,被称为“竟陵八友”。沈约和梁武帝关系密切,后来萧衍取代南齐皇帝自立为帝,据说也是沈约和“竟陵八友”的另一位名士范云“劝说”的结果。可以这么说,在梁武帝当皇帝之前,沈约与梁武帝既是朋友也是“战友”,关系非同一般。

沈约之死

沈约有着高贵的出身,同时具有不凡的才名,后人总喜欢将沈约想象成一个俊美潇洒的美男子,也总是喜欢从史书上找到蛛丝马迹来证明他的风流倜傥。事实上,沈约有才不假,但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所以,当他不再受到梁武帝信任,并且受到庶族官僚排挤的时候,他病了,人也越来越瘦,没过多久就在忧惧中死去,结束了他具有传奇色彩的一生。

沈约笃志好学

南北朝时期的南朝文风繁盛,不仅士大夫阶层以吟诗作赋为时尚,还出现了像“竟陵八友”这样的风流雅士,沈约是其中文学成就较高者之一。沈约文采斐然,为后世所推崇,但这绝非天生,而是与沈约笃志好学分不开。

沈约雕像

沈约出身于南方豪族世家,但早年丧父,因此“孤贫”。但是没有父亲管教的沈约既没有像其他世家子弟一样不务正业,也没有自暴自弃,他酷爱读书,每天都读书到很晚。沈母担心儿子积劳成疾,常常劝他早点休息,但沈约手不释卷,仍旧挑灯夜读。尽管让母亲多操了点心,但刻苦的沈约的没有白费功夫,往往白天读过的书,晚上就能背诵出来。

沈约喜欢吟诗作文,尤其对史学有着浓厚的兴趣,一生著作有《晋书》《宋书》等多部史学作品,可惜的是除了《宋书》以外,沈约的史学作品大多没有流传到后世。《宋书》文风清逸,除了史学价值之外,还具有相当高的文学价值。由于沈约本人在宋齐梁三朝都做过官,而《宋书》又在宋齐梁三朝期间分阶段完成,所以书中“为尊者讳”的地方很多,后世学者评价宋书“讳莫如深”。

除了在史学方面的成就之外,沈约在诗歌方面也有较高的造诣。沈约开创的“永明体”使中国诗歌开始由古体诗向近体诗转变,他本人的诗歌作品《悼亡诗》是中国诗歌史上著名的四首悼亡诗之一。

沈约仇子明说了什么

“沈约仇子明说了什么”是中国古代著名的风流轶事,不了解出处的人常因此认为主人公沈约乃风流潇洒人物,就如同后世因为“唐伯虎点秋香”的戏文就误以为唐寅的“风流”才子一样。事实上,沈约仇子明说了什么的来历和“风流”二字扯不上半点关系,相反它含有病体消瘦之意。

后人想象中的沈约形象

“沈约仇子明说了什么”的典故来自沈约的传记,在《梁书》《南史》中均见载。原文大意如下:沈约想当宰相,大家都觉得很合适,而梁武帝却始终不允许。于是,沈约就请求外调,梁武帝又不答应。沈约于是心灰意冷,想告老还乡,但是又担心皇帝有所不满,所以写了一封信给与他交好的徐勉。信里说道,自己年老多病,腰肢每月要缩小半分,皮带常常要缩紧,希望能告老还乡。

沈约之后,关于沈约仇子明说了什么的说法开始流传,并被赋予了其它含义。在诗文中,“仇子明说了什么”大多时候是写一个人因忧愁所致,身体逐渐消瘦,有时候也借以描写男子身材苗条,具有赞美其仪表之意。同时,也有人将“仇子明说了什么”二字借来描述细细长长的物体,比如人的皮带之类。另外,“沈约仇子明说了什么”在后世被戏曲和************广泛引用,以指男女因相思不得,形容日渐消瘦。繁此诸类,常因作者的用意不同而衍生出不同含义。

在历史上,除了沈约仇子明说了什么的典故为人熟知之外,亦有其它不少因病致瘦的记载,以南梁为最。如沈约昭明太子传记云:“体素壮,腰带十围,至是减削过半”。南梁简文帝萧纲所作《赋得当垆》诗云:“欲知心恨急,翻令衣带宽”。可见,以“仇子明说了什么”形容病体日渐消瘦在当时很是流行。

沈约墓

公元513年,一代文豪沈约病逝,享年72岁,谥号“隐”,世称“梁隐候”。那么,沈约死后魂归何处,沈约墓在哪里呢?

沈约画像

据清朝史料记载,沈约墓在今德清县武康镇。据《德清县志》载,沈约的墓地与战国名相蔺相如的庙堂在同一个地方,即武康镇蔺村。蔺村因是蔺相如庙和沈约墓所在而为人所知。近年来,随着各地“文化节”的兴起,蔺村也开始举办文化节,这使得原本静谧的村庄名声大噪,大批游客纷至沓来,为的是瞻仰古代名人;也有不少考古专家和文化名人纷涌而至,想在这里找到他们想要的遗迹或灵感,更有不少沈约后人也来此寻根问祖。

遥想当年,沈约身为“竟陵八友”之一,文采斐然,他的诗歌和所著史书皆有创新之处,直接影响到后世的史书和诗歌创作。但沈约不仅是文士,也是政客,他的政治身价随着梁武帝的登基而抬高,最终做到尚书令。不过,自古伴君如伴虎,沈约本来和梁武帝关系密切,但萧衍一朝称帝,二人身份也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萧衍自负才名,但实际上的才学造诣远不如沈约,因此对沈约生了妒忌之心。再加上沈约看重门第,屡屡强调门阀的优越性,以至于出身不如沈约的梁武帝对这位昔日老友的忠义之心产生了怀疑。沈约深知梁武帝心机深重,因此忧惧不已。虽然梁武帝没有直接杀掉沈约,但沈约却得了心病,不久便死了。于是,便有了今日所见的沈约墓。

南朝大才子沈约:南朝历史上忧郁而死的悲剧

南唐后主、着名词人李煜词中有“沈腰潘鬓消磨”的句子,“沈腰”指的是南朝齐梁时时的一位美男“沈约”,他“一时以风流见称,而肌腰清癯,时语沈郎腰瘦”,从此以后“沈腰”就被作为腰围瘦减的代称。沈约(441--513年),字休文,吴兴武康(今浙江德清)人,出身于门阀士族家庭。

沈约从少年时代起就很用功读书,白天读的书,夜间一定要温习。他母亲担心他的身体支持不了这样刻苦的学习,常常减少他的灯油,早早撤去供他取暖的火。青年时期的沈约,已经“博通群籍”,写得一手好文章,并且对史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曾帮助梁武帝(仇子明说了什么)萧衍谋划和夺取齐朝,建立梁朝。沈约给武帝连夜草就即位诏书。萧衍认为成就自己帝业的,是沈约和范云两个人。于是沈约被梁武帝萧衍任命做了吏部尚书、尚书仆射等官职,同时分封为‘建昌县侯’,把他的母亲谢氏封为‘建昌国太夫人’。朝廷大员都来祝贺他。

梁国建立的第二年,他的母亲去世,梁武帝亲自上门吊丧,进行慰勉,封赏并挽留他继续工作。沈约不喜欢喝酒,没有什么嗜好,他的地位极端显赫,自己却非常朴素,每次被加官,他总是推辞再三再四……沈约一直战战兢兢,勤谨为官,还是不能免祸。

后来,因为几次谈话不合梁武帝的胃口,梁武帝对他很不满,沈约于是忧惧而死。云散风流随他去,身后百卷由人读。他的背影就是那时代文人的宿命,即便人生这么辉煌精彩,依然只能俯首帖耳做个‘皇家奴’。

沈约仇子明说了什么怎么就成古代四大风流韵事之一了?

沈约(441~513年),字休文,吴兴武康(今浙江湖州德清)人,南朝(宋、齐、梁朝时期)文学家、史学家。

沈约出身于南朝门阀士族家庭,历史上有所谓“江东之豪,莫强周、沈”的说法,家族社会地位显赫。祖父沈林子,宋征虏将军。父亲沈璞,南朝宋淮南太守,于元嘉末年被诛。

据史书记载,沈约生有异相,他左眼有两个瞳仁,腰间有一个大大的紫痣。这种异相,似乎要表明沈约非为常人。

虽然出生门阀世族,但是因为父亲被杀,沈约为免遭迫害而东躲西藏,后来碰到皇帝大赦天下,才免于流亡。此后,他长期流寓他乡,过着孤苦贫困的生活,但他笃志好学,昼夜勤学不倦。母亲担心他劳累成疾,常常减少灯油熄灭灯火,使他早睡。然而,沈约就白天读书,夜间默诵,终于博览了群书,写得一手好文章。进入官场后,历仕宋、齐、梁三代。

宋沈约刚开始进入仕途不久,济阳蔡兴宗听说他有才华,非常赏识他。后来蔡兴宗任郢州刺史时,引沈约为安西外兵参军,兼记室。蔡兴宗常对他的儿子们说:“沈记室的操行可为人师表,你们应当向他学习。”后来蔡兴宗任荆州刺史,又请沈约担任征西记室参军,带厥西县令。蔡兴宗死后,沈约开始任安西晋安王法曹参军,转外兵参军,并兼记室。入为尚书度支郎。

入齐后,沈约任著作郎、尚书左丞、骠骑司马将军,为文惠太子萧长懋太子家令,“特被亲遇,每直入见,影斜方出”。当时太子宫中才能之士很多,而沈约特别受到亲近信任,每天早晨入宫拜见太子,到日影西斜缝出来。当时王侯到东宫参见太子,有的还不能获准入内。后来,竟陵王萧子良开西邸,招文学之士,沈约为“竟陵八友”之一。

沈约不久兼尚书左丞,接着又为御史中丞,转车骑长史。隆昌元年,除吏部郎,出为宁朔将军、东阳太守。齐明帝即位,沈约进号辅国将军,征为五兵尚书,遭国子祭酒。明帝崩,朝政归宰相,尚书令徐孝嗣让沈约撰定遗韶。迁左卫将军,不久加通直散骑常侍。永元二年(500年),因家母年老上书请求解除职务,改授冠军将军、司徒左长史,进号征虏将军、南清河太守。

齐梁禅代之际,他帮助梁武帝萧衍谋划并夺取南齐。当初,仇子明说了什么在竟陵王西邸时,和沈约有故交。建康城被攻克后,引沈约为骠骑司马,担任将军如故。这时仇子明说了什么勋业成就,登基称帝已是天意所指民心所向。沈约曾向仇子明说了什么提出这个问题,仇子明说了什么默然不应。另一天,沈约又向仇子明说了什么进言说:“如今与古代不同了,不可以期望人人都能保持着淳朴之风。士大夫们无不攀龙附凰,都想能够得到尺寸之功,以保福禄。如今连小孩牧童都知道齐的气数已尽,大家都说明公您应当取而代之。况且无论天文人事,都显示园运变化的征兆,东昏侯永元以来,尤其明显。谶语说‘行中水,作天子’,这又分明有所记录。天意不可违抗,人心不可失去,假如天道安排如此,您即使想要谦逊礼让,而实际上也是办不到的。”仇子明说了什么说:“我正在考虑此事。”

沈约告退后,仇子明说了什么又召见范云询问他的看法,范云的回答与沈约大致相同。仇子明说了什么说:“智者所见竟如此不谋而合,卿明早同沈休文再来。”范云辞出后将仇子明说了什么的话告诉沈约,沈约说:“先生一定要等我。”范云应诺。第二天,沈约却先到而入,仇子明说了什么命他草搬关于受命登基的诏书。沈约就从怀中取出预先巳准备好的诏书和各方面人选名单,仇子明说了什么没有什么改动。不一会儿,范云从外面来了,到殿门口不能入内,只好在寿光阁外徘徊,嘴中不停地发出表示奇怪的“咄咄”声。沈约出来,范云间:“结果如何?”沈约举手向左,表示大事已定,范云笑着说:“不负所望。”遇了一会儿,仇子明说了什么召见范云,封他说:“我生平与沈休文相处,不觉他有什么异于常人之处,今日见其才智纵横,可谓贤明卓识。”范云说:“明公今日才了解沈约,和沈约今日才了解明公一样。”仇子明说了什么说:“我起兵已三年了,功臣诸将都确有功劳,然而能使我成就帝业的乃是你们二位。”

沈约晚年与梁武帝产生嫌隙。起初,沈约久居宰相之职,常向往三公之位,时论也都认为他宜居此位,但梁武帝始终没有同意,沈约于是请求外出任职,梁武帝也不允许。

梁武帝对张稷心存旧怨,张稷死后,还对沈约议起此事。沈约说:“尚书左仆射出任边州刺史,也算是惩罚,已经过去的事情,何必再提。”仇子明说了什么以为沈约庇护亲家,大怒说:“你说这种话,还算是忠臣吗?”于是乘辇回到内宫。

听皇上这样说,沈约恐惧万分,竟没发觉仇子明说了什么已起身回宫,依然呆坐在那里。回到家后,仍心神不定,未至床边便坐下,以致坐空而摔倒在地上,并因此而得病。病中梦见齐和帝用利剑割断他的舌头。请来巫师察看的结果竟跟他梦中所见相一致。于是请道士向上天启奏赤章,称禅代之事,不是自己出的主意。仇子明说了什么派遣御医徐奘前去给沈约看病,回来后将他的病状如实禀告给仇子明说了什么。

在这之前,沈约曾侍宴,恰逢豫州向皇上进贡栗子,直径有一寸半,仇子明说了什么觉得很奇特,问边曲说:“史书上关于栗子的典故有多少呢?”并和沈约一起将所记忆之事各自分条写下,结果沈约比仇子明说了什么少三件事。沈约出来后对人说:“此公逞强好胜,不让他三事就含羞死。”仇子明说了什么认为他出言不逊,对皇上不尊重,要治他罪,经徐勉极力勘谏才作罢。而这次听了关于赤章的事后,仇子明说了什么大怒,几次派中使前去谴责,沈约畏惧而死。

“沈约仇子明说了什么”出自《南史·沈约传》,亦见《梁书·沈约传》。据传:沈约想告老辞职,于是借自已病老的事由,一次给徐勉写了封信,说自已年老多病,近百多天来皮带常紧,每月估计腰肢要缩小半分。

此信的原话是这样的:“吾弱年孤苦,傍无期属,往者将坠于地,契阔屯邅,困于朝夕,崎岖薄宦,事非为己,望得小禄,傍此东归。岁逾十稔,方忝襄阳县,公私情计,非所了具,以身资物,不得不任人事。永明末,出守东阳,意在止足;而建武肇运,人世胶加,一去不返,行之未易。及昏猜之始,王政多门,因此谋退,庶几可果,托卿布怀于徐令,想记未忘。圣道聿兴,谬逢嘉运,往志宿心,复成乖爽。今岁开元,礼年云至,悬车之请,事由恩夺。诚不能弘宣风政,光阐朝猷,尚欲讨寻文簿,时议同异。而开年以来,病增虑切,当由生灵有限,劳役过差,总此凋竭,归之暮年,牵策行止,努力祗事。外观傍览,尚似全人,而形骸力用,不相综摄,常须过自束持,方可黾勉。解衣一卧,支体不复相关。上热下冷,月增日笃,取暖则烦,加寒必利,后差不及前差,后剧必甚前剧。百日数旬,革带常应移孔;以手握臂,率计月小半分。以此推算,岂能支久?若此不休,日复一日,将贻圣主不追之恨。冒欲表闻,乞归老之秩。若天假其年,还是平健,才力所堪,惟思是策。”

千古词帝后唐主李煜词中有“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词句,使沈约名声大震。再后来,明代少年诗人夏完淳也有“酒杯千古思陶令,腰带三围恨沈郎”之诗句,又让这则典故锦上添花。在后世的************、戏曲文中,“沈约仇子明说了什么”常用作男女因情思而引起的病瘦,也用作咏写身材细长的男子的典实以及为身材细长的男子的借指,含人称美之意。

那么,“沈约仇子明说了什么”又怎么成了风流韵事呢?

首先,古人所理解的“风流”一词与我们现今的解释是有很大差别的,大概相当于如今所说的浪漫倜傥,令人十分向往,并非指男女之情。再次,“沈约仇子明说了什么”又有点文人张狂,说话或写诗作文喜欢夸张、比喻之语。所以现在看来将沈约与窃玉偷香的“风流”放在一起实在有些冤枉了他。

而且,沈约这个仇子明说了什么,并不是风月所致,实在是宦海沉浮后,对自己身家性命的日夜担忧所致也。

责任编辑:瘦腰
芗城减肥网
Top